来自 名人娱乐彩票APP 2018-06-24 19:21 的文章

猜测得到证实,宁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

 
    “你胡说!”司徒玄夜还没说话,黑猫就叫了起来,小主人生的穆宁馨是位娇小姐,才不是眼前这个难看的男修!他和小夜子在技艺大比上远远的看到过,别想骗他们!
 
    “你是小妹的女儿?”司徒玄夜倒是淡定一些,等黑猫说了一会儿后才开口问道。
 
    “不错,我是罗静的女儿,我没必要骗你们,我现在这个样子只是因为服用了丹药而已!我知道在技艺大比的时候你出现过,而且我娘也发现了你,只是那时我并不知道你的身份。”宁馨解释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你娘告诉你的?”听到宁馨提起技艺大比的事,司徒玄夜有过片刻的恍惚。
 
    “不,我娘很少跟我们提起罗家的人和事,也从未提起过你。我是昨天听到罗家人的谈话,才知道你就是司徒玄夜的。”宁馨故意这样说道。
 
    她始终记得小白说的话,司徒玄夜和母亲不能相见,否则他们的气运之线都会加深,恐有陨落的危险。
 
    “是吗!”司徒玄夜听到宁馨说罗静从未提起过他,心里有些苦涩,不过他很快就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你怎么会出现在安岳城城郊呢?不是偶然经过吧,你在调查罗家,为什么?”
 
    “因为罗家上次向穆家提亲,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提亲没那么简单,还有就是这些年失踪的那些单水灵根和单木灵根的修士,我也怀疑是罗家人做的。我想知道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至于遇到你们,我也很意外!”
 
    “听我一句忠告,不要去探查罗家的事了,以后也少和罗家人接触,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和他们抗衡!”
 
    “我当然知道我现在无法和罗家抗衡,可我心里也明白,如果那些失踪的修士真的是罗家人抓的,那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既然这样我当然要查清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只有知道了为什么,我才能在他们对我下手的时候想出相应的应对办法!”
 
    司徒玄夜听到宁馨这么说,想了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有些事是应该告诉她的,也好让她心里有所准备,“他们之所以向你提亲估计是因为你的体质!”
 
    “我的体质?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听到司徒玄夜的话,宁馨心头一跳,佯装不解的问道。
 
    “养母是通灵之体,但这还不是罗家最看重的,以罗家的势力,想找一两个特殊灵体的修士还是很容易的;最让罗家人看中的是养母体内灵气中富含的生机之力。”说完,司徒玄夜就静静的看着宁馨。
 
    过来一会儿,继续说道,“当初养母就是被罗铭娶进罗府的,名义上是罗府的二夫人,可实际上却是罗易辰他们共用的炉鼎!”说道这里的时候,司徒玄夜的胸口有些起伏不定,“我想他们也想对你用这一招吧!”
 
    “难道罗铭就不知道保护外祖母吗?”宁馨十分气愤的说道。
 
    “哼,他哪有那个能耐啊!除了躲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养母受折磨,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甚至连一句反对的话都不敢说!”司徒玄夜讽刺的说道。
 
    “那他们抓那些单水灵根和单木灵根的修士就是为了寻找和外祖母拥有一样体质的人吗?”等了好一会儿,宁馨才开口问道。
 
    “不是,是因为罗易辰!这我也是在不久之前才知道的,他在晋级化神的时候走火入魔,居然沦为了邪修,他抓那些人不过是为了想净化他体内的邪气罢了。”
 
    “他是邪修,修炼的是邪功,这样他体内的邪气还能被净化?”
 
    “当然,他不是一开始就修炼的邪功,只要他的神魂还没有完全被邪气侵染,他就能够逐步净化他体内的邪气,而单水灵根和单木灵根修士体内的灵气较为纯净,是最好的选择。”
 
    说道这里司徒玄夜停顿了一下,“而富含生机之力的单木灵体对罗易辰来说那更是难能可贵,纯净的木灵气可以净化他的邪气,生机之力可以修复他体内邪气受损的筋脉,双管齐下,他的修为不会退后半分!”
 
    “可我并没有特殊体质!”宁馨尽量控制她有些起伏不定的心情,平静的说道。
 
    “你是养母的嫡系后代,遗传她体质的可能性较大,这世上有很多可以遮掩体质的法宝!”司徒玄夜像是没有看到宁馨紧张的神色一样,慢慢的说道。
 
    “依你这么说,我之前的预感还真猜对了,无论我是否是特殊体质,他们都不会放过我的!”猜测得到证实,宁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慌失措,反而比之前还要镇定。
 
    “邪修是不能飞升的,罗易辰想要飞升灵界,他就会用尽一切手段的。更不用说你还是那个最有可能帮他净化邪气的人!”
 
    司徒玄夜的话让宁馨陷入了沉思,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落到了罗家人手中,她就是拼着自爆,也不会成全罗易辰那个邪修的!
 
    “对了,当年你是亲眼看见外祖母死了吗?”宁馨突然开口问道。
 
    “没有,不过当初养母为了救我,受了罗易辰一掌,以养母的实力是根本无法承受那一掌的,在我逃离罗家不久后,罗家就公布了养母的死讯!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司徒玄夜有些疑惑的看着宁馨。
 
    “我曾在罗家禁地中的一个血池里发现了一个被困在水晶球里的灵魂,当我跟她提起你的时候,她表现得十分着急!”
 
    “你说什么?”司徒玄夜激动的说道。
 
    “我也不确定她到底是谁!不过以她当时的反应来看,我觉得她可能认识你,并且还很关心你的安危!她说她已经被困在里面好几百年了,我都能感受到她深深的绝望!”
 
    “是主人,一定是主人,小夜子我们一定要将主人救出来!”一听宁馨这么说,黑猫急吼吼的叫道,“罗易辰他们好狠啊,居然囚禁主人的灵魂让她不能转世!”
 
    司徒玄夜此时也双眼发红,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那个我还不确定那是不是。。。”看着激动的一人一猫,宁馨想解释一下,千万别给弄错了!
 
    “一定是的!以罗易辰那锱铢必较的性子,我和养母差点害得他身死道消,之后他又沦为邪道,将养母抽魂囚禁的事他做得出来!当初我离开的时候,养母还残存着一口气,一定是罗易辰生生将养母的魂魄从她肉身抽离,她才会死的!”司徒玄夜痛苦的说道。
 
    “你们确定那个灵魂是外祖母的?”
 
    “之前我不是闯过一次罗家禁地吗,当时我就听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叫声,我还以为是罗家抓来的那些女修,如今想来那可能就是养母的叫声!”